梦见 afterlife

Author Avatar
学神之女 2020 年 06 月 20 日

我不想忘掉这个新鲜的梦,决定记下它。

梦的开始,是自己做作业 (为什么梦里还要做作业……),作业大概是……记不清。在深夜,和母亲出门散步,发生一些我不能想起的细节,我死亡,画面变黑。

画面再现。我站立在一个密室,身旁有一个“伙伴”,大概是同样惨死的人,一起看着一个“管理员”(随便起的,在梦里,他 / 她没有称谓),大概是在说:“不要搞破坏。”随即这个“管理员”和密室一起消失,我和“伙伴”被传送到一个地下停车场。

莫非是在某个游戏中死亡,重新开始游戏,出生在停车场?我在做梦,不知道。那位“伙伴”或许是自暴自弃(记不清,在尽力记住梦,但还是有很多细节被遗忘),去到一楼的超市,进行“打、砸、抢”三连(店员和警察有没有阻止不知道),随后,“管理员”闪现,这个“伙伴”被带去“执法”。我继续探索 (为什么这个“伙伴”被抓,我却麻木不仁),逐渐意识到,我,以及“管理员”和那个“伙伴”,大概以类似面码的形态存在于现实世界(梦中的现实世界)。

我回到家 (没有导航和地图居然不会迷路,另外,我好像不会穿墙,又怎么进门),见到母亲,问询自己“死后”的事情,她轻描淡写(其实是我记不清)。(她居然没有对见到我而感到震惊,自己做梦时的 bug 不小) 我进入自己的卧室,打开电脑,进入论坛(不记得论坛上的文字,但布局很像 我自己的论坛 ),准备发帖讲述自己的 afterlife(所以如果这不是做梦的话……)。窗帘被打开,发现“管理员”站在窗外(在窗外飞),露出一种回忆不起来的笑,似乎在告诉我,这也是在“搞破坏”。

“管理员”从窗前飞走,随后又通过门进入我家,用一种看着像炮的武器,瞄准我,发射。没有看见有炮弹被射出,房间也没有受影响,但我不由自主地倒在桌子上,画面渐变成黑色,出现一行白字,大概在讲述,我已经被“逮捕”。

大概是这样子的炮

(虽然印象中“管理员”是个黑衣使者,和这个士兵不符,但炮看着比较像。图片是百度“炮”找出来的。)

画面再次转变,“管理员”飞行在一个高楼前,抓着我,似乎在向我讲述我的“好事”,然后摔我向一个墙,摔得墙破碎(这个“管理员”自己难道没有考虑过,他 / 她自己也在搞破坏?报复性执法?),一遍不够,便摔来摔去。因为是梦,没有感受到疼痛,(需要注意,我没有做“清醒梦”,也就是说,当时我不知道我在做梦)我没有表现得很痛苦或抗拒,反而表现得不以为意。

“管理员”执法有一段时间,感到疲劳,便丢下我飞走(自己要回蓝就直接丢下我,这个“管理员”不负责欸)。我看到身体右方不远有个宽宽的路,一晃一晃地走去——是 *** 和 ***!(是两位小学同学,有些羞耻,决定不展示她们的名字)她们和一些吃瓜群众站在那里,欣赏着路旁闪光的灯饰。我(是梦中的我)看到她们,又想起前面描述的情节,心中竟然充满悔意:我为什么要搞破坏,这让我怎么面对 *** 和 ***!我用不知何处找来的红色颜料,在她们身前的地面上,写下两行像她们身子一样宽的字,来表示……道歉。她们看向我——只是看向我,没有其它动作(相信她们是疑惑的,因为自己的行为实在无厘头)。

“管理员”休息完毕,又开始追我,我随即逃亡。期间,他 / 她尝试用各种远程武器攻击我,但无奈他 / 她射技不佳,一次也没有命中。逃跑中,我发现,视野正下出现一个物品栏,上方还有血量条,看起来是我误打误撞闯入 Minecraft 世界(MC 没有魔法值一说,看来“管理员”逃跑并不是要回蓝)?我似乎发现一个“华点”(盲生你发现了华点),慌张地打开聊天框,输入/gamemode 1(我是怎么打开聊天框又输入文字的),试图切换成创造模式(噗——这也行???)。这还真行!血条消失,聊天栏出现“已切换(记不起自己梦中的游戏名)为创造模式”!这时,“管理员”的远程武器终于命中我,可惜为时已晚,这样并不能对一个创造模式的人产生伤害。我在背包中找出一门炮,和“管理员”之前射倒我所用的炮看着差不多,射向“管理员”,三发三中,“管理员”死亡 (死亡后的人死亡)

不知怎的,画面又转,我和母亲去超市买东西,一切看起来是非常和平 (核平)

随后是第二个梦,不过我太专注于这个梦,第二个梦已经被忘掉,便不再讲述。让我们复制到 Word 里看看字数……

1679 字

如果考试时作文能写这么多字,我会很感激。